<cite id="zhrn3"><span id="zhrn3"></span></cite><ins id="zhrn3"></ins>
<var id="zhrn3"></var>
<cite id="zhrn3"><span id="zhrn3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zhrn3"><span id="zhrn3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zhrn3"></var>
<cite id="zhrn3"><span id="zhrn3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zhrn3"></cite>
<var id="zhrn3"></var>
<menuitem id="zhrn3"><video id="zhrn3"><thead id="zhrn3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del id="zhrn3"><span id="zhrn3"><cite id="zhrn3"></cite></span></del>
您當前的位置 : 浙江在線 > 旅游頻道 > 新聞 > 潮游天下 正文

空難、停飛、停產,波音737 MAX緣何"折翼"?

2019年12月18日13:12
來源:中新社

  波音正在面臨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。

  737 MAX的兩起空難,共造成346人死亡。自那以后,波音遭遇訂單減少、股價下跌、聲譽受損等一連串打擊,也為此付出了至少90億美元的代價。

  終于,12月16日,波音決定“斷臂求生”,他們將從2020年1月起,暫停737 MAX飛機的生產,以維持“長期生產系統和供應鏈的健康”。

  737 MAX從停飛到停產,經歷了什么?

  2018年10月,印尼獅航一架737 MAX客機發生空難,第一次為波音敲響警鐘。然而,波音卻沒有進行任何有針對性的檢查維修,來修復可能的問題。2019年3月,悲劇重演,埃塞俄比亞航空一架737 MAX客機起飛后墜毀,造成157人死亡。

  五個月內發生兩起空難,讓波音的安全性備受質疑。事故發生后,全球近50個國家和地區先后宣布了針對波音737 MAX的停飛禁令。而針對空難的調查顯示,該機型新增的“機動特征增強系統”(MCAS),在測試、審查上存在種種漏洞,使波音深陷信任危機。

  2019年4月,波音宣布,為應對全球停飛,將737 MAX飛機減產19%,由每月生產52架調低至每月42架。

  近日,苦苦等待復飛的波音再次接到“壞消息”。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(FAA)宣布,737 MAX安全審核將延續到明年,多家航空公司也表示,將推遲該機型復飛時間。

  迄今為止,波音手中積壓了超過400架已完成卻未能交付的飛機。每個季度因制造和儲存飛機更是要消耗掉約44億美金。在這樣的利弊權衡下,波音737 MAX不得不從停飛走向停產。

  停產消息傳出,波音股價大幅下跌4%,其供應商的股價也應聲下跌,而上萬名工人則前途未卜。分析師稱,737 MAX停產一季度或使美國季度GDP年化增長率降低0.3個百分點。

  外媒普遍認為,波音這一決定將“沖擊美國經濟”。

  四面楚歌?波音家族客機問題頻出

  然而,存在問題的,還不止737 MAX。

  波音其他型號客機也接連出現問題。2019年9月,波音一架新型777X客機在進行壓力測試時,機身破裂。

  10月,波音737 NG被曝出機體出現裂痕,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緊急勒令排查。在全球各家航空公司的810架737 NG飛機中,總共發現38架飛機存在結構性裂痕。包括韓國、印尼在內的國家都立刻采取停飛措施。

  另外,787夢幻客機也深陷泥沼。11月,波音退休工程師約翰?巴奈特(John Barnett)實名舉報,787夢幻客機的供氧系統有缺陷,一旦遇到機艙突然減壓的情況,系統可能不工作。

  巴奈特是波音公司32年的老員工了,退休前曾在一家波音飛機制造廠工作7年,負責質量控制。他說,測試結果顯示,多達四分之一的供氧系統有缺陷。他向公司高層提出了這個問題,但沒有得到回應。

  盡管波音公司否認了他的指控,但波音737 MAX引發的蝴蝶效應,使得波音家族其他客機的日子并不好過。每當出現事故,就被懷疑飛機系統有問題。另據統計,波音公司2019年的訂單和交付量遠遠落后于空中客車公司。

  多年蟬聯全球最大飛機制造商的波音公司,為何走到了如今丑聞纏身的境地?

  資本的貪婪?趕進度,控成本

  “所有跡象都表明,波音的全部重點就是將飛機推向市場。”波音737工廠前高級經理皮爾森的話,似乎使波音飛機頻頻出現問題有了解釋。

  2019年上半年,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的波音737 MAX 客機空難發生后,有數名波音前員工和現職員工向FAA舉報隱患。他們認為,為了趕進度、控成本,波音根本不重視安全質量。

  皮爾森在國會聽證會作證時表示,在2018年中旬,他所在的工廠工人嚴重短缺,加班率激增,工人們的錯誤也頻頻出現。然而,波音公司仍然斥責員工進度慢,敦促其加快速度,還計劃將月產量從47架增至52架。

  皮爾森感覺到前所未有的不安,他說,“我甚至不敢讓我的家人坐波音飛機。”他給波音高管寫郵件,但完全被無視,波音仍繼續運營737生產線,以超越其競爭對手空客。

  同樣的,亞當?迪克森曾在華盛頓州蘭敦的波音工廠參與 737 MAX 飛機的生產。他對媒體表示,那里也是只講進度,不管程序和質量。他所在的團隊經常為程序和質量問題,跟車間交涉,求助公司高層,卻沒起到什么作用。

  這些“問題飛機”,為何仍能上天?

  737 MAX屢次曝出問題,也折射出了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的監管不力。

  2019年5月,FAA的一項內部審查曝光,初步確認該機構高級官員沒參與或監督對波音737 MAX客機飛行控制系統的重要安全評估,或間接造成兩起空難的發生。

  曾在FAA從事安全監管工作的航空安全專家邁克爾·德雷科恩表示:“波音公司和聯邦航空管理局簡直就是共生關系,二者之間關系太密切了。”由于技術能力不足,聯邦航空管理局通常依賴波音公司自己的員工來認證飛機的安全性。

  也就是說,FAA允許航空公司通過“自己查自己”,認證其飛機安全性,這也很好地解釋了“問題飛機”為何仍能上天。

  甚至在兩起空難發生后,FAA也遲遲未宣布停飛737 MAX,最終在總統令之下才將其停飛。

  美國交通部督察長卡爾文·斯科韋爾指出,聯邦航空管理局的行為已經“動搖了”公眾對他們的信心。

  11月,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宣布,為了維持核發適航性證書的權威,未來所有737 MAX新機的適航性證書,都將僅由FAA核發。

  未來,怎樣填補財政損失,怎樣修復品牌信用,將是波音公司不得不面對的問題。


責任編輯: 陳淑安
分享到
廣告
合作伙伴

旅游頻道傳真:0571-85311194

官方郵箱:lvyou8531@sina.cn

歡迎聯系我們

掃一掃右側二維碼關注

浙江在線旅游頻道

浙江在線版權所有 Copyright 1996-2013 Zjol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網站簡介

網站律師

版權聲明

技術支持

廣告刊登

聯系我們

網站地圖

强奸少女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