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 :浙江在線 > 旅游頻道 > 新聞 > 旅游即時報 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慶元舉水鄉整合梯田和古村資源,打造全域景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09月26日 08:54:3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浙江在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者 沈晶晶 見習記者 施佳琦 通訊員 陳傳敏 吳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浙江在線杭州9月26日訊(浙江在線記者 沈晶晶 見習記者 施佳琦 通訊員 陳傳敏 吳強)山路蜿蜒,盤旋而上,浙閩邊界海拔近1000米的山間,棲息著慶元山鄉舉水。“半月煙居半月山,松篁蔭翳抱東環”的詩,說的便是鄉政府所在地月山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來,這個因為一臺堅持了整整37年的“鄉村春晚”而遠近聞名的山鄉,發生了不少新鮮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本只準備看場“村晚”的青田人程文財來了便不走了,在地虎坑、大丘下、杉源、黃山4個村里流轉了2000余畝拋荒多年的梯田和山林,經過大半年復墾、種下水稻,山間已經傳來豐收的氣息;原先只是到月山村轉轉的縉云人邱少敏,偶然與不遠處的國坪村相遇,便將村里房屋、梯田和山林的經營權租了下來,修繕老屋、疏通水系,致力于打造一個具有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記憶的村落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,舉水鄉里定下了打通串聯起16個村莊的環線交通,整合各村分散的資源,打造全域田園景區的“大月山計劃”。對于山間正在發生的變化,鄉干部和村民們,都顯得毫不意外,“我們一直在為此做準備,‘月山春晚’的根不就在于造夢、追夢和夢想成真嗎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路尋覓,高山村出路何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場秋雨,讓整個舉水鄉染上了些許寒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桂逐漸彌漫開來的香氣中,舉水鄉鄉長吳華在山間行駛,仔細觀察和思索著全鄉16個行政村所有可能有競爭力的資源,一如他此前4年多時間里的尋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4月,吳華到舉水鄉任黨委副書記,并于去年當上鄉長。扎根山鄉的時間越長,他越能感受到這里發展的局限性,“一方面是山高路遠,即使把飲食、住宿做到極致,‘月山春晚’這樣單一的文化品牌吸引力依舊有限,另一方面在這些年的建設中,大部分資源投向了月山村,其他15個村莊缺少共享紅利的機會,不可避免出現了空心化和老齡化的衰敗傾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然,舉水鄉也有著獨一無二的優勢:經過美麗鄉村建設、“五水共治”“三改一拆”等行動,月山村逐漸恢復舉溪蜿蜒、溪岸亭閣錯落的古韻風貌,成為全鄉旅游發展的重要支撐;而從月山村往上,空氣愈發澄澈,梯田、古村、參天樹木以及冰川時代遺址串聯起一路風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山之間,舉水人一邊向遠道而來的客商介紹著國坪、地虎坑、大丘下等村莊,一邊審慎地篩選著每一個項目。“對生態不能有破壞以及助農增收效果明顯,是最重要的兩個標準。”在吳華看來,生態環境是讓綠水青山保持競爭力的關鍵,用工量大的項目則能吸引更多村民返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山之外,青田人程文財一直在尋找可以種植綠色生態農產品的“世外桃源”。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,程文財離開家鄉,在縣城彈過棉花,到永嘉開過美容美發店,在無錫賣過燈飾,在上海做過房地產。最后,已在杭州定居多年的他決定,要將50歲以后的人生扎根田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松陽到龍泉,再到遂昌,幾乎走遍麗水的山山水水,縉云人邱少敏在尋找的則是他心目中有著完美空間、完美建筑結構的鄉村,打造古村落保護的樣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3月和10月,他們先后來到舉水鄉。站在山頭,觸動他們的不僅僅是連綿開闊的千畝梯田、保持著原始格局的村落,還有舉水鄉人長期以來通過“月山春晚”表現出來的質樸、熱情、充滿希望的特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感覺到這里有一個龐大的夢。”邱少敏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復興鄉村,從腳下的土地開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沿著梯田間的小路走上一圈,看看稻子的長勢,穿著T恤、帶著草帽的程文財,如今儼然一副老農民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事農業的強烈愿望,源于他腦海里無法遺忘的鄉村圖景。15歲離鄉打拼,盡管擁有了讓許多人羨慕的事業和財富,但午夜夢回,最懷念的依舊是鄉土食物的純凈、以及幼年在青田溫溪鎮的鄉野間奔跑的歲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冬天,在朋友盛情邀請下,程文財來到舉水鄉觀看“月山春晚”,與近2000畝拋荒的梯田和山林不期而遇。“村落依山而建,田地錯落有致,1000多米的海拔能夠讓這里的農作物隔絕大多數蟲害,早晚的溫差又能讓蔬菜保持絕佳的甜度。”程文財說,這里讓他看了一眼便不想離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讓他下定決心的,是留守村民們和鄉政府的積極態度。聽說有城里人要來種田,下丘村69歲的老書記吳遠周整整想了兩晚,和現任的村黨支部書記吳金谷一起,召開村民代表大會,把外出打工的村民叫回來,“有了田才有鄉村,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不能毀在我們這一代手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涉及土地流轉的下丘、地虎坑、杉源、黃山4村中,有一些村民不理解,也有些村民因矛盾糾紛等原因,遲遲不松口。吳華說,直到春節前幾天,鄉干部們還在山上和村民開會,“說得最多的,有實實在在的利益,也有村里農業、旅游業發展和鄉村復興的圖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3月底,程文財的麗水市天宸農莊有限公司正式組建,鄉政府也拿到了1000余畝梯田的流轉合同。合同規定,公司以每畝每年200斤稻谷收購價格作為土地租金支付給村里,再由村里將租金支付給村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春寒料峭之時,村民們手起鋤落,開始墾荒。雜草被一一清理,破敗的田埂重新修復,山頂的活水引來灌溉,第一批秧苗種下。當荒山露出新顏的時候,程文財覺得,“這是初戀怦然心動的感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樣的心動,邱少敏同樣熟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位熱衷于古村保護的縉云人,早年曾將松陽一處廢棄的糧倉、7座庫房改建成展覽館、工作室和宿舍,創建“鄉村798”。在他看來,喚醒古村首先是要注入年代氣息,恢復一個特定年代的生產、生活,甚至是飲食、穿著面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自身理念無法說服別人時,他決心在鄉間打造一個樣本。選定慶元,是由于這里鄉村的建筑不同于麗水其他地方,更具有原始農耕文化的氣息,人們將農具、糧食等放置在一樓,二樓則用于居住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在國坪村里,梯田環繞著村莊,家家戶戶門口有埠頭,水沿著渠連通到每一棟夯土房前。不用費心打造,這里就是世外桃源。”邱少敏說,他要喚醒關于國坪村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的“記憶”,讓每一棟房子變成農民的家、篾匠的家、泥瓦匠的家等等,每一個來到這里的人換上長衫或者粗布短打,體驗原汁原味的鄉土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這一切,首先從恢復老屋的生機開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的氣息,讓鄉村“活”起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國坪村里的修復工程已經進行了小半年,施工負責人許光永開玩笑說,每一天都在和坍塌搶時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村里的31棟老屋,最老的修建于200多年前,更多的是三四十年前修的。但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,村民們陸續外出,房子沒人住了,房梁、木板、瓦片一點點爛了,最后連夯土墻也倒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盡快啟動修復,邱少敏在結束考察后沒多久,便與當地簽下了合同,以“谷坪記憶旅游文化發展有限公司”的名義,將國坪村整村租下,租期30年,準備打造藝術寫生基地。其中,村集體占股10%,公司所得收益按股份分成。若收益不足,每年仍支付村集體保底收入40萬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吳華說,這是一份“上到天、下到地”的合同,流轉的內容除了老房子,還包括田地、山林等等,到底利益如何劃分、村集體占股多少也引起過不小的爭議,“最后大家幾次開會協商,定下了10%這個比例,同時還要求承諾寫生基地投入運營后,必須聘請60歲以上的村民作為模特,在管理運營等方面的就業崗位也須盡量考慮本地村民。我們希望從一個項目激活一種業態,吸引人的回歸,從而實現鄉村的可持續發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這也正與邱少敏的想法不謀而合:“再現年代記憶只是古村保護的其中一個部分,注入人的氣息以及與時代元素相適應的生活狀態,才是村莊‘活’起來的根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與國坪村部分村民建立的微信群里,許光永經常會傳幾張老屋的照片。哪家的房子修好了,哪家門前的水渠通了,哪家的墻坍塌了,都能引起一陣欣喜或惋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正月初七,在嘉興創業、養了18年羊的吳小平干脆和兩位鄰居一起搬回了國坪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梯田之上,生態養殖場、農業觀光長廊、特色民宿等等,程文財的項目一個接一個推出,工人每天工資從100元到200元不等,光種田一個月就能有4000多元的收入。不少村民把外出打工的兒女叫了回來,還不到半年,小小的大丘村里常住人口就從29人增加到了近百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,一條從舉水鄉里直接連通到慶元縣城的隧道項目正在立項。也就是說,未來從縣城開車到鄉里的時間將從1個多小時減少到半小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無論是吳華,還是邱少敏、程文財,都不想“大月山”的步子邁得太快。他們小心翼翼地呵護著,期待它展現出慶元大花園的風情,成長為人們“流連忘返之地”,也期待著文化品牌在吸引資源的同時,也能因為新的變革注入新鮮的氣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許到了年底,新一屆的春晚會給我們一個答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郭婧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友薦云推薦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廣告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合作伙伴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旅游頻道傳真:0571-8531119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官方郵箱:lvyou8531@sina.cn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歡迎聯系我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掃一掃右側二維碼關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浙江在線旅游頻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浙江在線版權所有 Copyright ?1996-2013 Zjol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站簡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站律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權聲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技術支持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廣告刊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站地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工信部備案號:浙B2-20080242-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强奸少女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