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zhrn3"><span id="zhrn3"></span></cite><ins id="zhrn3"></ins>
<var id="zhrn3"></var>
<cite id="zhrn3"><span id="zhrn3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zhrn3"><span id="zhrn3"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zhrn3"></var>
<cite id="zhrn3"><span id="zhrn3"></span></cite>
<cite id="zhrn3"></cite>
<var id="zhrn3"></var>
<menuitem id="zhrn3"><video id="zhrn3"><thead id="zhrn3"></thead></video></menuitem>
<del id="zhrn3"><span id="zhrn3"><cite id="zhrn3"></cite></span></del>
您當前的位置 :浙江在線 > 旅游頻道 > 新聞 > 旅游即時報 正文

浙里美景看不夠 “拆”與“治”引爆國慶長假美麗鄉村游

2016年10月06日 09:05:47
來源: 浙江日報
記者 毛廣繪 周琳子 陳醉 應磊 江帆 沈晶晶

長假里,紹興會稽山景區特別推出采紅菱活動,吸引了許多游客前來體驗。 石皎月 攝

 

    國慶長假,溫州龍灣區永昌堡夜景迷人。 通訊員 江國榮 黃日聰 攝

連日來,長興縣太湖圖影旅游度假區內,游客共享山水美景。近年來,長興縣積極推進“五水共治”,該區域水質得到明顯提升。     縣委報道組 吳拯 楊赟偉 攝

  [常山]

  山村來了返鄉創客

  從常山縣城出發,車子駛過彎彎的山路,1個小時后來到云霧繚繞的小山村新昌鄉泰安村。山溪邊,樟樹下,古老的油坊里,木工們正忙著整修木榨山茶油的機器,兩個年輕人吸引著人們的目光:80后的余家富和他的90后妻子唐陳飛,這家油坊的新主人。

  從杭州到常山縣城,再到泰安村,在年輕人紛紛走出村莊外出闖蕩的時代,中國美術學院畢業后在杭州做了7年農產品電子商務的余家富卻選擇了回歸。

  “當時我就不理解。”父親余金龍放下手中的活,接過話茬,“按現在的山茶油行情,用土法榨油的話,肯定虧。”

  “我要能賣到100元一斤呢?”余家富反問。父親不語了。

  山茶油是泰安村的主要經濟來源,全村年產山茶油5萬斤,但是受制于交通不便,價格一直上不去。去年底,余家富以眾籌的方式在網上銷售山茶油,價格賣到了100元一斤。常山木榨山茶油技藝是省級非遺,很多人都想到村里看看,體驗體驗。余家富想恢復木榨山茶油,就找到了油坊的主人,對方一聽,欣然同意。這樣,余家富成了油坊的新主人,他要建一個以油坊為標志的山茶油基地。

  余家富不在城里買房,卻在村里買了破舊的老房子。所謂老房子,其實是有200多年歷史的徽派建筑。6月以來,夫妻倆已眾籌60多萬元,準備改造成以釀酒為主題的高端民宿,取名“村上酒舍”。民宿還沒開張,已經有很多人慕名而來。

  余家富說,有了互聯網,偏遠山村就不再閉塞、落后了。再加上衢州正在創建國家全域旅游示范區,鼓勵發展鄉村旅游,余家富對自己選擇的道路更加自信了。

  [龍灣]

  游客體驗古堡“非遺”

       循著溫州永昌堡城墻遺跡,穿過古色悠長的石板小道,一家名為“鄭家園”的酒鋪悄然隱匿于一群舊式磚瓦房之間。迎面而來的酒香,讓國慶長假期間前來游玩的客人還未入店就有了些許醉意。

  非物質文化項目、省老字號鄭家園入駐永昌堡,是古堡招商引資、引進“非遺”的舉措之一。永昌堡是溫州市龍灣區國家級文保單位。步入堡內的明清古街,都堂第、狀元府第、圣旨門巷等20多處古民居、古祠堂一字排開,還有多座古橋梁橫跨其中。“一方面保護好這些具有珍貴歷史價值的文物,另一方面讓更多老百姓走進古堡感受歷史文化。”該項目相關負責人陳曉明說。

  近年來,龍灣區累計投入3.5億元用于古堡文物保護、旅游基礎設施建設和堡內居民外遷安置工程。陳曉明介紹,通過布置王氏家規家訓展館、龍灣民俗展館、王諍故居,引進“百年老字號”等方式,永昌堡正在打造“文化+旅游”的體驗式旅游品牌。

  鄭家園是首批受惠者之一。入駐古堡后,鄭家園從一開始無人問津,到現今成為游客伴手禮首選;從過去單一從事釀制和銷售,到如今開發旅游產品、推出以“麥麥酒”為主打產品的多個系列伴手禮。

  游客步入古堡,除了觀賞明清建筑,還可以參與體驗互動,感受古堡與古韻的雙重熏陶。非物質文化項目、老字號“廣進祥”近期剛剛落戶,門店按照明末清初“廣進祥”舊貌設計,讓人仿佛穿越回到古街坊巷。同時,該店還將“高粱肉”的制作流程向游客公開,游客可以動手體驗。

  “既有歷史的底蘊,又有非遺的傳承,走在永昌堡里就好像置身明清街區,是很不錯的體驗。”一邊在永昌堡里體驗、游玩,一邊拍照留念的游客夏阿姨說。

  [寧海]

  “全民運動”改變生活

  國慶一放假,寧海資深驢友秦學軍又坐不住了,約上三五隊友向東海云頂進發。

  幾乎每個假期秦學軍都像這樣行走在寧海的山水間。走遍了寧海的角角落落,可他不覺得厭,因為每年寧海都有新的運動休閑場地誕生。

  變化來自寧海以運動休閑為特色的城市發展戰略。2009年,寧海建成國內首條國家登山健身步道,提出通過發展運動休閑產業,產生綠色增長的良好效應,帶動農業增效、農村美麗、農民增收。從此,這條登山健身步道跨越寧海縣域,不僅把散落在沿途的各個村落、自然景觀、文化遺跡串連成一條奪目的“珍珠項鏈”,也串起了寧海老百姓的新生活。

  昔日的小小縣城,正因全民運動而變。僅登山健身步道每年就吸引游客近200萬人次。“千里走寧海”定期開展,形成了一股“全民戶外”熱潮。

  龍潭村的吳良云家,是秦學軍推薦的農家樂之一。吳良云本是一個普通村民,因為其家正位于登山健身步道風景最佳區域,便因地制宜辦起農家樂,生意紅火,同時他還做起了向導,帶領來自各地的驢友體驗健身步道的美景。

  像吳良云這樣因運動而創業、因綠色而致富的案例,在寧海遍地皆是。這個國慶假期,全縣200余家民宿長假前5天的房間半個多月前就被預訂一空,預計長假7天接待游客1.5萬人,營業收入1500萬元。

  [平湖]

  拆出風景花開醉人

  家住平湖經濟技術開發區鐘埭村的村民項柳先,國慶假期“宅”在了家里。“不只自己不出去,還有別人要來呢!”項柳先說,國慶期間有兩撥朋友,看了他在微信朋友圈里曬出的家鄉風景,一定要來看看。

  “家門口就近看風景”,已然成了鐘埭村村民的新風尚。鐘埭村原是平湖經濟技術開發區老集鎮所在地,人口密集、商業發達,但是違法搭建多、配套不完善、環境“臟亂差”。

  2013年平湖將經濟技術開發區老集鎮的改造作為一項重點工作,專門成立拆違小組。拆違小組組長王少文介紹,拆違工作首先從環境最差的集鎮老市場開始。下發整改通知書,一遍又一遍上門做工作,動之以情、曉之以理。老市場內11戶共1000多平方米的違建,就這樣被拆除了。據悉,截至目前,鐘埭村已拆違30443.7平方米。

  拆后騰出的新空間,成就了鐘埭村如今的風景。王少文說,平湖經濟技術開發區日資企業密度高,已然形成了集聚效應。于是,占地90畝的櫻花公園應運而生。萬株櫻花樹,既為市民休憩賞花提供好地方,又提升了招商引資的吸引力。

  在櫻花公園的基礎上,今年平湖經濟技術開發區還新開工茶花公園、茶花公路建設,以此來提升開發區品位。

  [南潯]

  清清河水扮靚村莊

  這個國慶假期,當在外打拼多年的楊先生回到久違的家鄉——湖州市南潯區雙林鎮向陽村時,眼前一亮。平坦寬闊的公路一路延伸,村口一棟棟簇新的房子,最讓人欣喜的是,家門口的河又恢復了清澈,兩岸柳樹依依,陳先生連連感嘆:“回來真好!”

  向陽村是典型的江南水鄉。5000余畝的村域面積上,僅白潭漾、八字橋漾兩個水域的面積就超過600畝。長達20.7公里的內外河道,織起了密密的水網。長期以來,村民伴水而棲、靠水為生。在河邊搭起了鴨棚、挖出了甲魚塘,大家的腰包鼓了,但河卻一寸寸“淪陷”了。由于沒有截污納管,養殖廢水、生活污水直排河道,造成了水體富營養化污染。

  改變發生在2014年,借著“五水共治”的契機,向陽村開展治水行動,拆除鴨棚、甲魚棚5000余平方米,關停11家生豬養殖場。1個中心村、10個自然村全部截污納管,切斷了污染源頭。河面的水葫蘆、河底的垃圾也被打撈清理干凈。

  為了增強農民的環保意識,村委會號召村民們自費購買垃圾桶,村里安排保潔工定期清運,并把每年的3月11日定為向陽村的環境衛生日,全村進行集體大掃除。村莊再現水清岸綠面貌。

  “水干凈了,保持更重要。”向陽村村務監督委員會主任楊水寶說,今年以來,鎮村兩級累計投入65萬余元,對12公里內河進行清淤,為讓河水常清,還嘗試對河道水體進行生態式治理。

 
責任編輯: 張王沛
分享到
友薦云推薦
廣告
合作伙伴

旅游頻道傳真:0571-85311194

官方郵箱:lvyou8531@sina.cn

歡迎聯系我們

掃一掃右側二維碼關注

浙江在線旅游頻道

浙江在線版權所有 Copyright ?1996-2013 Zjol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網站簡介

網站律師

版權聲明

技術支持

廣告刊登

聯系我們

網站地圖

工信部備案號:浙B2-20080242-4

强奸少女导航